免费app

“在這裏!”

“什麼人,快快現身,否則對不客氣了!”

“入侵者舉起手來!”

“不許動!”

“……”

隨着白小飛的被發現,無數的亞特蘭蒂斯土著們,紛紛拿着武器圍攏了過來。木質權杖、骨質刀劍、水晶製品,各種各樣的武器開始閃耀藍光,層層能量波動,震懾虛空,一副隨時都能開火攻擊的架勢。

“……”

白小飛納悶極了。

尼瑪!

老子藏得好好的,怎麼就被發現了?

出自於鐵血一族的隱形科技,牛逼是牛逼,但並非是無敵的。

就像是現在,無數的藍色光線匯聚於一閃,便如同照射在三稜鏡上面一般,所有照射過來的光線全都被扭曲了,只要不是瞎子,傻子都能看出來有問題!

俏麗多姿短褲配吊帶妹妹生活照

不過……

前提是得能確定隱身的位置。

現在讓白小飛疑惑的是,這亞特蘭蒂斯的儀器是怎麼檢測出自己的,前後不過幾秒鐘的時間,這未免也太快了吧?

這時候。

白卡斯突然開口了。

“Sir,根據我的分析,這些儀器之所以能夠這麼快檢測出我們,十之八九是因為那些無色水晶!”

“嗯?”

白小飛一怔。

愕然的抬頭望去,就見這些亞特蘭蒂斯的土著們,人人都帶有無色水晶的製品。

或是項鍊、耳飾、手鐲,或是權杖、刀劍、純水晶武器,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整個水晶金字塔內冒出來的藍色小晶體的藍色光線,隱隱閃爍着與這些人身上的水晶製品,引發着某種奇特的共鳴,雖然極其微小,卻並非不能感應!

唯獨白小飛身上,什麼都沒有。

藍色光線共鳴所產生的能量波動,隱隱覆蓋了水晶金字塔內的所有區域,卻單單在白小飛這一塊兒,出現了一個小小的不和諧空當!

就如同一張白色紙上,冷不得冒出來一個黑點一樣,自然是極其的顯眼和突出。

被人家迅速定位出蹤跡,簡直輕而易舉!

“原來如此!”

白小飛不禁苦笑。

如今自己已經暴露,説什麼都晚了。

罷了!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能不能跟他們談談吧。

反正現在白小飛也會亞特蘭蒂斯語言了,雖然只是初步的,一些高深的內容還不太懂,但起碼跟他們交流是沒什麼問題的。

談判失敗,大不了再動手。

總之……

這光之能源系統,無論如何,白小飛是要定了!

一念至此。

白小飛也不猶豫。

當即就撤掉了隱身,顯露出了白羊座那尊貴無比、唯美華麗的身姿。

就見亞特蘭蒂斯的土著們齊齊一呆,似乎是被白羊座的牛逼外形給震住了,愣了一下之後,這才紛紛回神,重新擺回了那副嚴陣以待的表情。

白小飛打開面罩,露出一副燦爛的微笑,用亞特蘭蒂斯的語言,和聲和氣的説道:“那個……大家別緊張哈!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白小飛,華夏人,雖然是外來人員,但是我對們一點惡意都沒有!”

“……”

白小飛此言一出,亞特蘭蒂斯的土著們不由得再次一愣。

沒辦法!

誰叫白小飛用的是亞特蘭蒂斯的語言呢。

這就像是第一個踏上華夏大地的老外,一張嘴就能説出一口正宗無比,且異常流利的華夏語一樣,誰不愕然震驚?!

然後……

他們就全都懵逼了。

一個個看看我,我看看的,似乎不知道該拿白小飛怎麼辦了。

白小飛倒也不着急,就這麼舉着雙手,悠閒的等待着結果。面前的這些亞特蘭蒂斯土著們,大多都是科研人員,或是基層的武裝保護力量,並非高層政要,他們拿不了注意,自然會向上通報。

這些事情屬於亞特蘭蒂斯的內部事宜,白小飛插手不了。

況且,他現在的身份是外來者、入侵者、俘虜,非常的尷尬,多説無益,説不定還會引起誤會什麼的,與其如此,還不如安心等着呢。

如此過了一會兒。

很快。

白小飛之前見過的王者壯漢,便在看起來非常高大上的一羣人的擁簇和保護下,急匆匆的來到了金字塔內部。

“吾王!”

王者駕臨,所有人拜倒行禮。

當然……

除了那些負責看守白小飛的人,這種時候,他們無需行禮,否則事情絕逼亂套!

“起來吧!”

王者威嚴,如天似日。

他輕輕頷首,所有人紛紛起身、站好。

旋即。

王者來到白小飛面前幾米遠的地方,遠遠觀察了一番,然後沉聲喝問道:“外來的入侵者,我問,外面的那些機器人部隊,可是派遣出來的?來我們亞特蘭蒂斯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快説!”

説話間。

這廝還把自己的王者威嚴,釋放了出來,意圖給白小飛造成莫大的壓力。

只可惜……

他這點氣勢,在白小飛面前,屁都不如!

“呵呵!”

白小飛淡然一笑。

面對王者的氣勢威嚴,他罔若未見:“就是亞特蘭蒂斯的王?很高興認識,我叫做白小飛,來自於們曾經居住的地球世界,是一名科學家,對於們的文明體系,我十分的好奇和欣賞,機緣巧合來到了這裏,便想研究一番,並無惡意!”

雖沒明説,卻也默認了外面的機器人是自己放出來的。

“哼!”

王者臉色一沉,冷聲道:“沒有惡意?派出那麼多的機器人部隊,在我的領土上肆意橫行,還説沒有惡意,我看根本就是來搶奪我們的能源水晶的,們這些可惡的強盜,們打得什麼主意,我心裏明白的很,休想騙我!”

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白小飛猜測,這貨的反應如此之大,難道是被人騙過?

看來自己是給人背鍋了!

“唉……!”

白小飛苦笑着搖了搖頭。

他直視着這位臉色鐵青的王者,無語道:“那什麼……不是我狡辯啊,話説是們先動手的好不好?我只是被動防守而已,再説了,我要是真有什麼惡意,那些機器人會只閃躲,而不攻擊們嗎?”

“這……?”

王者被白小飛説得一怔。

仔細想想,貌似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這小子倘若真的不懷好意,憑藉着那機器人的恐怖數量,就算每兩個機器人只開一槍,自己這邊怕是也要承受十分慘重的損失啊。

可是……

人家卻並沒有這麼做。

認真想來,對方似乎從頭到尾,都沒有攻擊過他們一次,只是單純的在防守和閃躲而已。

還有這小子的隱身能力,他若是真想幹點什麼壞事,就算是自己,怕是也難以防範,到時候自己一死,整個亞特蘭蒂斯就會徹底亂套,他便可以趁亂而為,肆意掠奪了,又怎會像現在這般,乖乖的任由自己的人抓住他,且一點都不還手呢?

難道……

真的是自己錯怪他了?

一念至此。

王者的懷疑就有些淡化了。

他看向白小飛的眼神,也不再像剛才那般虎視眈眈,充滿着濃濃的警惕和戒備了,反而隱約泛起了一絲好奇。

見王者的臉色稍有鬆懈,白小飛不禁鬆了口氣,心道:“有門兒!”

“吾王!”

這時候,卻突然跳出來一老頭兒。

他衣着華貴,身上的水晶製品,比其他人的都要多,僅次於王者,想來官階應該不低,按照華夏古代的算法,估計不是宰相,也是個王爺什麼的。就見老頭兒一臉嚴肅的沉聲説道:“外來者都是奸詐、狡猾之輩,萬萬不可輕易相信啊!”

“我建議,當場將其射殺,以絕後患!”

“尼瑪!”

白小飛一聽,頓時氣得直翻白眼。

心説,老不死的,小爺我糟蹋女兒了,還是拐賣孫子了,怎麼就跟小爺我過不去呢!

“……”

老傢伙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

起碼他這話一出,王者的臉色頓時就又恢復成了剛才的樣子,眼中也多出了一絲殺機,明顯是被老傢伙給説動心了!

他沉着臉,手臂緩緩抬起。

與此同時……

那些舉着武器圍困着白小飛的士兵們,臉色、眼神、氣勢,也隨着王者手臂的抬起,而齊齊變得鋭利起來。很明顯,這是一種信號,只要王者的手臂一落,他們便會毫不猶豫的開火,射殺白小飛這個外來者!

“我靠!”

白小飛心裏暗罵一聲。

眼見對方敬酒不吃,正要豁出去,施展武力賞他們一大桶“罰酒”嚐嚐。

這時候。

外面忽然傳來一聲響亮的通報——“聖女蒂雅殿下到!”

……

PS:感謝訂閲!1更奉上!求個月票、推薦、打賞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