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的含羞草

“強,實在是……強……”

朱烈火露出一抹勉強的笑容,説話的時候,嘴裏還咳出一大口鮮血,染紅了衣裳,看起來有些慘烈感。

他心裏在哀號着,這特麼哪來的怪物,該不會是什麼老不死裝嫩混進來吧!

還真別説,這也是有可能的……

“卧槽!”

台下,烈火武館的大師兄嘴裏緩緩吐出兩個字。

四師弟還在低着頭擺弄手機,聽到這話頭也不抬的道:“大師兄,不是説以後不再爆粗口嗎,剛剛可是爆粗口了,這樣不行。”

烈火武館大師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他沒理會四師弟這句話,急匆匆的吼道:“剛剛拍得視頻呢,上傳修者論壇了沒?”

“上傳了。”

四師弟有些疑惑的抬起頭來,然後就看到了擂台上的一幕。

他耳邊響起大師兄那滿是疲憊的聲音,“趕緊刪除吧,希望沒多少人看到,不然我們烈火武館這臉可就丟大了!”

膚光勝雪天生温柔甜美女生圖片

……

高台處,武盟的幾個長老坐在一起。

原本在討論別的事,楚凡和朱烈火對戰的時候,卻把他們的目光也吸引了過去。

而後,就見一個長老吃驚道:“這傢伙什麼來頭,我觀他的骨齡,好像真的只有二十來歲,如此年輕的武道宗師,怎麼可能!”

另一個長老哈哈笑道:“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都老了啊。”

任千秋微笑道:“我觀察他很久了,他的天資很高,實力也強大,我覺得前盟主的預言,或許就落在這青年身上。”

“可是,有秦克敵在,他打得過武尊?”

一個長老瞥了眼不遠處閉目休息的秦克敵。

武尊!

武盟的前盟主樑施洛,也只是武尊的修為啊,如今的武盟,可沒有武尊層次的戰力。

良久,任千秋長嘆一聲道:“看看吧,或許……他能帶來奇蹟也説不定。”

説是這麼説,但沒人抱太大的希望。

楚凡能以如此年紀有這麼恐怖的修為,已經讓他們很震驚了,要説他還能夠勝過武尊秦克敵,這些長老還真不太相信。

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新任的武盟盟主,應該就是秦克敵了。

……

“我滴個乖乖,楚大少啊,能不能打敗秦克敵啊,我可是把部身家都壓在身上了,要是輸了,我就得去要飯了。”

胖道人撓着頭,一臉的苦惱。

他剛剛把部身家都壓在楚凡拿第一名,然後就看到了秦克敵。

當然他並不認識秦克敵,在聽到陸詩蘭的話後,才得知秦克敵是老牌的武尊強者,這就讓胖道人心裏在滴血。

在他看來,這次是真的涼了。

前不久,楚凡還被月姬攆着跑呢,古武者裏面的武尊,可是相當於元嬰境,楚凡大概率是打不過的。

楚凡倒是樂意見胖道人吃癟,

伸出手拍了拍胖道人的肩膀,笑眯眯的道:“慌什麼,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我滴個乖乖,不是的錢當然不在乎了。”

胖道人哭喪着臉,一聲長嘆。

“要不這樣,要是答應我贏的錢分我一半,我就讓這次數錢數到手軟。”楚凡聳了聳肩膀道。

胖道人臉上的表情卻是立刻一變,嘿嘿笑道:“楚大少,我瞭解,有這句話基本就穩了,我滴個乖乖,怎麼進步這麼快,短短時間內能和武尊掰手腕了。”

胖道人倒吸一口涼氣,越想越心驚。

要是在這樣下去,他豈不是連楚凡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這還了得!

當即拍着胸膛道:“大佬,我的錢不就是的錢嘛,也別説什麼一半不一半了,拿去,部拿去,只要……”

“老楚,我做夢都想突破金丹境,看有什麼辦法……”

面對這話,楚凡笑道:“很簡單,去睡一覺,夢裏什麼都有。”

“……”

夜幕降臨。

比賽到了這一步,武盟做出了改變,開始安排晉級的人在雲霧山住下。

這裏原本就有一個佔地面積很大的度假莊園,如今被武盟的人直接包下來,用以安排參賽人員。

這舉措,卻是幾個武盟長老商量之後決定的,他們認為梁丹青肯定會搗亂,為了防止意外,乾脆把晉級的人員都安排到一起,相互之間也有個照應。

對於住在武盟安排的房間裏,楚凡自然是不在意的。

“老楚,我也懶得跑來跑去,這比賽期間,就在這湊合好了。”

打量着房間內的裝飾,胖道人點頭道:“嘖嘖,真不錯啊,比得上星級酒店了,看來武盟對還挺重視的。”

楚凡正想説些什麼,卻見房門打開,陸詩蘭抱着一疊被子進來。

“哎,等等,等一下,美女這是幹什麼……”

胖道人見狀有些不對,連忙問道。

“我住這啊。”陸詩蘭理所當然的道:“林凡他是參賽選手,很多事情不能自己去忙碌,我在這也好照顧他。”

“那我……”

“當然是出去住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面對陸詩蘭有些咄咄逼人的態度,胖道人一臉委屈的道:“現在沒有了。”

轉頭朝楚凡擠眉弄眼,然後撓頭道:“那們先聊,我得去找找還有沒有空的房間,不然都被人搶光了。”

胖道人走後,房間內卻是安靜下來。

楚凡就是再遲鈍,也看出陸詩蘭對他的態度很不對,他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好一會才憋出一句,“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太好吧。”

陸詩蘭比他還要手足無措。

似乎這舉動把她所有的勇氣耗光,陸詩蘭臉色通紅的小聲道:

“有什麼不好的,我們又不做什麼,就是我在的打個地鋪而已,不然外面也沒地方住啊,這裏的房間都有人了。”

楚凡輕咳一聲道:“行吧,不過是女孩子,睡牀上吧,我打地鋪。”

説着,就主動將牀上的被子拿下鋪到地板上。

外面一片熱鬧,房間內卻很安靜。

陸詩蘭眼中異光閃爍,登上修者論壇,看着那幾張稍顯模糊的照片,越看和眼前的青年越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