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草莓视频下下载

夜半時分。

西荒城外不遠處。

雖然耽擱了半天,但總算是安回到西荒城了。

此時,就在飛舟之上。

“咳咳……”一陣輕咳,感覺胸口堵住的氣舒緩了幾分,楚凡這才悠悠轉醒。

而與此同時,他的耳邊傳來了一陣驚喜的叫聲。

“爺爺,他醒了!”

孫小雅激動的喊道,衝着正在操控飛舟的老孫頭招了招手。

“恩公,你可算醒了!”

飛舟上,眼看楚凡甦醒,老孫頭連忙也是走上前來,鬆了一口氣道。

“有水嗎?”

感覺身體極度虛弱,楚凡睜開雙眼,看着面前這爺孫二人道。

長髮系清純美女氣質清冷唯美校園寫真

聽到楚凡這話,不待老孫頭回答,孫小雅已經解下了隨身攜帶的水囊,“有有有,這是我們西荒城的甘泉水,可甜了。”

像是獻寶一般將水囊地上,孫小雅睜大着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着楚凡。

“沒大沒小,在恩公面前不可無禮。”

看着自家孫女這模樣,老孫頭不禁訓斥道。

孫小雅不懂事,他修煉多年可不會連楚凡的身份都猜不到。

如此年紀就擁有此等實力,這在西荒城中都不可多見,在老孫頭看來,楚凡要麼是出身某個大世家的貴公子,要麼就是來自某個修行門派中的精英弟子。

畢竟他在西荒城生活了大半輩子,自認城中的高手也知道不少,可從未見過楚凡這張生面孔。

唯一的解釋,便只有如此。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不管楚凡的身份如何,都不是他們爺孫倆這樣的散修可以隨意冒犯的。

“無礙,説起來我也要多謝你們,是你們救了我才對。”

楚凡仰頭將水囊裏的泉水喝下,隨即衝老孫頭擺了擺手道。

“公子言重了,我等不過只是舉手之勞,公子可是救了我爺孫二人的性命,此等大恩我爺孫二人沒齒難忘。”

楚凡雖不在意,但老孫頭卻不敢忽視,當即作勢便要朝楚凡拜去,不過卻又是被楚凡伸手阻止道:“你若真想謝我,倒不如回答我幾個問題。”

“問題?”

乍一聽楚凡這話,老孫頭亦是一楞,“恩公可有何不解之處?”

不僅僅是老孫頭有些疑惑,連一旁的孫小雅亦是睜大着眼睛看着楚凡,滿是好奇。

知道二人心中有疑,楚凡臉上卻是泛起了一抹苦笑。

他出來此地,自然對這方世界一無所知,唯一可以確定的便是這裏並非楚凡之前所在的地球界。

無論是從山川地貌,還是從天地靈氣的濃度來看,此界都並非普通。

並且眼前這爺孫二人的穿着,彷彿就像是生活在華夏古代一般。

“我並非此間人氏,只是之前與人爭鬥不幸受傷,一路逃亡,後來便重傷昏迷不醒,卻不料一覺醒來,便被你們爺孫所救,所以不明此地究竟所在何方?”

楚凡將水囊遞還給孫小雅,微微一笑道。

事態不明,楚凡自然不方便透露來歷,修煉萬載他可不再初出茅廬的菜鳥,就算面對任何人,都得時刻保持幾分戒備。

靈舟上,楚凡隨意找了個藉口掩飾自己重傷昏迷的事情,加上自己之前那一身傷勢,倒也並沒有引起這爺孫二人的過多猜疑。

一旁,孫小雅心性直率,卻是開口給楚凡解惑道:“難怪我看你眼生,看樣子你的確不是我們西荒城人氏。”

“西荒城?”

楚凡楞了一下,雖然數日之前早就從這爺孫二人口中聽到過,但此刻卻也露出一副不解之色。

“沒錯,你連西荒城都不知道?

莫非你不是我們西玄域的人?”

眼見楚凡似乎沒有聽過西荒城,孫小雅倒是更加好奇了起來。

西荒城雖是邊陲小城,但西玄域中知道的人也不少,看楚凡的樣子並非孤陋寡聞之人,這爺孫二人不禁是猜想,楚凡應該並非出身西玄域,很有可能是來自五大玄域中的其他地方。

“對了,我叫孫小雅,這是我爺爺孫武威,我們都是西荒城裏的散修,這次本來是去天荒山脈狩獵的,所以才碰巧救了你……”孫小雅似乎是個天生的樂觀派,這才沒過多久,便將之前遇險的事情給忘得一乾二淨,此時在楚凡跟前,倒是開始説個不停。

一旁,負責操控靈舟的孫武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自己這孫女什麼都好,就是對人太無戒心。

他當了一輩子散修,修為雖低,但這些年在西荒城摸爬滾打,什麼人沒見過,自然是看出了楚凡之前的話語中有所隱瞞。

不過楚凡既然不願提,他自然不會如此不識相。

“好了,下方便是我西荒城了,按照城中禁法,不得使用飛行靈器,我們需得步行入城。”

飛舟之上,孫武威操控靈舟緩緩落下的同時,扭頭衝着楚凡和孫小雅説了一句。

“這就到了?”

楚凡一直在船上,方才倒也不曾注意,原來飛舟已經到了西荒城地界。

“恩公,我跟你説,西荒城可無聊了,我早就想出去歷練歷練,可我爺爺一直不同意……”飛舟上,孫小雅似乎和楚凡很聊得來,半盞茶的功夫便將關於自己的事情都告訴了楚凡。

“不用叫我恩公,叫我楚凡就行了。”

衝着這丫頭笑了笑,孫小雅這率直單純的性子,倒是頗為讓楚凡喜歡。

“楚凡?

那我能叫你楚凡哥哥嗎?”

孫小雅脱口而出道。

“丫頭,不得無禮,恩公是什麼人,豈容你如此稱呼。”

還在操控靈舟的孫武威一聽這話,頓時是老臉微變,連忙沉着臉訓斥道。

孫小雅不諳世事,孫武威可不同,以楚凡的身份,他們這些散修可攀附不起。

“哼!”

話剛説出口就被自己爺爺訓斥,孫小雅氣鼓鼓的哼了一聲,顯得有些不滿,不過一雙大眼睛卻滿是期盼的看着楚凡。

“當然可以,小雅妹妹!”

伸手摸了摸孫小雅的頭,楚凡微微一笑,帶着幾分寵溺的説道。

“太好了,楚凡哥哥!”

聽到楚凡的話,孫小雅頓時一臉驚喜,當即不由得看了自己爺爺一眼,帶着幾分炫耀的意思,似乎是説這可是楚凡親口同意的。

眼見楚凡如此,孫武威自然是沒什麼好説的,帶着一絲感激的眼神看向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