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国民小波app

() “我是博雷納,博雷納?克魯茲。”

陷在厚厚的幾層獸皮裏的男人虛弱地向諾威笑了笑:“抱歉,讓你們捲進這樣的麻煩。”

“索諾恩遵守承諾把我們安帶出了鎮,也給過我們選擇,所以……沒什麼好抱歉的。”諾威微笑着,多少有點好奇地打量着庫茲河口神祕的地下統治者。

博雷納大概年近四十,或許曾經是個相貌堂堂的男人,但這些日子在死亡邊緣的掙扎已經耗盡了他的力氣,他臉色焦黃黯淡,顴骨突出,雙目深陷,周圍一圈不祥的暗影,看起來幾乎跟死人沒什麼兩樣。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檢查一下你的傷口嗎?”諾威忍不住問道。他不是多麼高明的醫生,但活了四百年,又總是滿世界亂跑的好處,就是他有夠多的經驗。

博雷納爽快地答應了。在諾威查看着他的傷勢,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時候有些無奈地笑着:“我快死了,我知道。”

諾威看了他一眼。

男人身有多處嚴重的骨折,而且很可能傷到了內臟,他能撐到現在,對一個人類來説已經算是奇蹟。

“我有一些藥,也許沒有太大的用處……但至少可以讓你好受一些。”他説。

“謝謝。”博雷納誠懇地道謝。

“我該讓你更好地休息。”諾威不得不繼續下去,“我也知道這跟我沒什麼關係。但我聽説你們想用那個怪物的頭作為證據煽動鎮上的人趕走那些士兵?”

博雷納盯着他。即使重傷待死,他的眼神也依然鋭利:“看來你不怎麼贊同?”

活力四射陽光美眉清新自然寫真

“的確如此。”諾威坦率地承認,“那不是個好主意。北方人或許彪悍。但他們要面對的是裝備精良的士兵,你們也還不知道死靈法師在安克坦恩的軍隊中到底滲透到了什麼地步……在掌握更多的消息之前,這樣做或許太過冒險。你們會引起恐慌,也有可能會招來更難對付的敵人。”

他的傷並不重,只是單純地失血過多,沒過多久就能活動自如。埃德告訴他索諾恩那個大膽的計劃時他就覺得不妥——這件事裏有太多的疑點,藉着一點小小的勝利就輕舉妄動絕對不是什麼好主意。

但他一直沒找到索諾恩。只能藉着博雷納想要對他表示謝意的時機,向真正的首領説出他的憂慮。

博雷納狡黠地眨眨眼:“沒錯。所以我沒同意。”

諾威一愣,隨即笑着搖了搖頭,他並不是第一次低估人類。庫茲河口雖然只是一個偏遠的小鎮,卻一直面對着各種複雜的形式。能成為那裏的地下統治者的人,顯然不至於那麼莽撞。

“但我擔心如果我死了……他們很可能會變得不顧一切。”博雷納嘆了一口氣,眼神一瞬間有些茫然和無力。

諾威沉默不語,即使並不十分了解這些人,他也看得出博雷納的手下對他十分忠誠。現在博雷納還能控制他們,一旦他死去,隨之而來的復仇很可能會讓那個歷史悠久又多災多難的小鎮再次經歷一場腥風血雨。

“這裏的情況或許會變得更糟,你們最好還是儘快離開。”博雷納直言不諱,“你們想去哪兒。告訴法爾博,那個跟你們一起去過無首鬼之冢的小傢伙,他熟悉這片森林。他可以帶你們走最近的路。”

他説話不快,聲音也不大,但還是開始喘氣。諾威只能帶着歉意點頭接受他的好意,然後迅速離開。

“所以……他真的快死了?”埃德不安地問。

“他是個頑強的傢伙,但恐怕撐不了太久了。”諾威聲音低沉。看着一個人就這樣等死讓他有些難受,但除了稍稍減輕博雷納的痛苦。他也沒什麼別的辦法。

埃德神情恍惚地玩弄着掛在胸前的小盒子。他還依稀記得那個夢——夢裏有誰迴應了他的呼喚。但他不確定那到底意味着這麼,或許只是個夢而已……

他不可能救得了一個快死掉的人。

他揉了揉有點呼吸不暢的鼻子。對自己失望透頂。他曾經滿懷自信——或許不算是真正的自信,至少也讓他能硬起頭皮,迅速去解決眼前的任何問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猶豫不決,患得患失,蔫蔫乎乎……

“埃德……埃德!”被無視的娜里亞惱怒地猛拍了他一下,讓他嚇得差點跳起來。

“什麼?”他茫然地問,完不知道娜里亞剛剛跟他説了什麼。

“……算了。”娜里亞皺皺眉頭,突然間連她自己也不記得要説什麼了。

“哦,埃德,你又把自己的腦子給吃了嗎?”泰絲隨口取笑。

埃德勉強笑了笑:“我去收拾行李。”

他迅速地溜走了。

“……那個傻瓜到底怎麼啦?”泰絲疑惑地問,“有誰欺負他了嗎?還是太久沒人欺負他了?我還從來沒見過他這麼沒精打采的。雖然他太有精神的時候也挺煩人,但沒精神的時候看起來更煩人了。”

諾威若有所思地看着埃德的背影。他一直知道埃德並不像看上去那麼沒心沒肺,但他也猜不出到底是什麼在困擾着他年輕的朋友。

“他會沒事的。”娜里亞倒似乎不怎麼擔心,“會沒精神至少證明他還有點兒心,挺好的。”

泰絲認真地點頭:“這話倒是沒錯。”

諾威笑着搖了搖頭。也許真的沒什麼可擔心的——但他最好還是找個時間跟埃德談談。

他們打算先去巴拉赫,然後順着來時的路回去,那是最快也最安的一條路。拜厄和羅莎他們被索諾恩安排的人指引着,鑽進了卡斯丹森林的東部,大概得有好一陣兒才能繞出來,那時他們説不定都已經到了維薩。他們可以告訴菲利?澤裏,讓柯林斯神殿的傢伙們去找拜厄和那個出錢的傢伙的麻煩。曼西尼可能會再考慮是不是真的有必要繼續花錢,讓僱傭兵們再一次回到冰原,重複那徒勞的搜尋。

“我們明早出發。”諾威如此決定。

法爾博當天下午就跑來找他們。

“現在就得走了!”他説,“這地方被發現了,那些士兵正在路上。我們都得走!”

他們別無選擇,匆匆忙忙地在法爾博的帶領下離開。

山洞有好幾個出口。他們鑽出其中的一個時,周圍一片安靜,看起來沒有什麼危險。無論安克坦恩的士兵是如何得知這個地方,他們大概也沒能掌握所有的出口。

法爾博一言不發,埋頭向前,顯得有些緊張。他身材高大,看起來比埃德還要成熟,但事實上還不到十六歲,因為哥哥的失蹤才纏着索諾恩加入了博雷納的隊伍。博雷納把他遠遠支開,送埃德他們去巴拉赫,大概也是不想讓他遇上什麼危險。

但事情往往不如人意。

諾威比心神不定的法爾博更早發現了林中異常的響動。他一把抓住那個大個子的小傢伙,拖着他蹲了下來。

不需要他再有什麼多餘的手勢,同伴們敏捷而無聲地跟着他蹲了下來,或者伏在地上,迅速地隱藏好了自己。

沒過多久,沉重的腳步聲和金屬相互撞擊的聲音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偶爾從陰雲中露出面孔的蒼白的太陽在士兵們的盔甲和武器上反射出冰冷的光芒。

法爾博在諾威的手臂下不安地動彈了一下,又被精靈用力按住。

他們並沒有被發現。但也不可能再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地繼續向前。

“我得回去!”在那些士兵遠去之後,法爾博低聲説,聲音有些顫抖,“他們會被包圍!如果貢納再被他們抓住……”

貢納是他的哥哥,被他們從無首鬼之冢救出的人之一。無論原本是不是博雷納的手下,被救出的幾個人都留在山洞裏以免走漏消息。被送給死靈法師的人又活着出現,一旦被發現,無論背後的主謀到底是誰,都會明白他們的祕密已經被發現,而他們不可能會坐以待斃。

“你們只要一直向南走就行了!”法爾博語音未落就開始往回跑,急切地想要回去。

“不行。”諾威抓住了他,語氣堅定,“你哥哥他們很可能已經逃向了其他方向,你這樣冒冒失失地衝回去,不但幫不了他們,還很有可能丟掉自己的小命。”

“他會跟着博雷納!博雷納傷得那麼重,他們根本走不快!”法爾博有點惱怒地掙扎,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居然從精靈手裏掙脱,兔子一樣竄了出去,三兩下就消失在森林裏。

“……挺厲害嘛!”泰絲稱讚道。

諾威有些無語,再次提醒自己不要低估人類——即使是個十六歲的少年。

“我們就讓他這樣一個人跑回去嗎?”娜里亞問,“他還是個孩子呢。”——甚至都還沒有伊斯離開的時候大。

“當然不能。”諾威嘆氣,“待在這兒,我去追他。”

“你要把我們丟在這裏?”泰絲伸手拉住他,瞪大了眼睛,一幅委屈又害怕的樣子,“丟在個陌生的、隨時可能有亡靈跳出來的森林裏?”

諾威剛剛邁出的腳步又停了下來,無奈地看着她。

“我們一起去。”埃德説。

.()